怎么能翻我黑历史,过分了。

我们班好多长得好看的小哥哥……
让我忍不住……

画室停电了,被留下来接着叨逼。
周天更新预定,你们该感谢约稿的小可爱,虽然他约的主题一如既往的奇怪。

画室的空气不是很好,搞得我老是发低烧。写到这里突然觉得画室是个梗,我试试写双美术生杰佣(…)

我已经只想画大动态了。
国庆不放假,再次询问曾经的自己,你为什么不去学编导,为什么不去学播音主持,为什么不去学声乐,偏偏作死地选了个节假日都不放的玩意儿去学。

三个月前的我:“哎呀,不想补文化,选画画好了。”

“第一刀捅进去的时候,手感像是刀刃没进一片雾里,你笑着看我,我就觉得你这样轻浮的家伙果然死不足惜。”

“第二刀捅进去的时候,滴血未出,你却对我说疼,然后握住了我拿刀的手,愈把尖锐送进自己身体里。”

“所以第三刀我捅在自己身上了,就想着,反正已经是这样罪无可赦的爱了,不如你和我、我们俩,一次性死个干干净净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他看着佣兵胸前染血的绷带,静静地问到。

“自杀的人是不能上天堂的,但我该死的清楚,无论如何你都会在地狱给我留一席之地。”

——杰佣《弑不过三》(预告)

我的确跟双商为零的人没什么好说的,把我看做恶龙,自己是要斩杀恶龙英雄救美的骑士?

小心着自己要救的人是个披了美人皮的老妖婆。
心宽不计较,确是命犯小人。大家说的对,这种人我的确不该花心思。对方眼界太小,能到看的东西太少,却把自己当做拯救者……

这种人我见太多了,全凭一面之词就热血上涌。
说到底,也只有当事人有资格去争论。旁人再怎么了解也只是来看热闹的。就像你被狗咬了,旁边人看了要说“不就是被咬一口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你们自然没什么大不了的,因为肉臭,狗都懒得咬你。

突然想起来一个小日常。
我经常看直播,游戏的画画的,因为失眠还会看asmr。
然后这些主播里,我见过闲聊的,见过放歌的,见过一边直播一边看电视剧看电影的。

但阿樱是唯一一个一边画画一边看德云社的。

我们画室十一点半收手机。
然后班级群里,我们的速写老师他,发了一个红包。

1/26
© 叶墨言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