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,那个,我们扩扩列好不好呀……

虽然我容易死小窗,不过我们可以做空间之友,点赞评论熟了我会回踩der。这个时候你要是再小窗私我我就有话说了。


没人理我了,真的,很冷清。讲话带句号是我的习惯,真的不是高冷啊……


QQ号我扔评论区啦,记得来找我呀……

太久没好好上课了,只是在画室待了几个月,整个人的身体状况直线下降。体检报告出来的时候,真的从来没有那么切身实际地体会到死亡这个词离我这么近。


我不顾一切地抛开所有会让我病情加重的事物,在还没还清债之前,为了我的妈妈我也要活下去。最终我还是失去了选择的权利。


我想去上海,想跟阿樱住在一起。这样的愿望从来没有变。


只是在家庭聚会上,被明里暗里敲打一番,多出了“需要考虑亲戚的看法”后,这份期望里就掺杂进了太多的不定因素,和沉重的内疚。


还能怎么说,还要怎么做。我没办法补偿,只能,一点点的、一点点的失去。到现在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委屈,我想对她好的那个人,已经不需要我了。...

【吃干抹净】

#螳螂杰克x蜘蛛奈布#

# @柳柳柳-我爱我的画手 约的稿,主题沙雕惊悚(?#

#请自行想象上半身为人类下半身虫体x,跟yys里的络新妇一种感觉#


1.


奈布是一只寡妇。


哦不,他是一只蜘蛛。一只英挺的、品种为黑寡妇的雄性蜘蛛。


就是传说中那种在交/配中,雌性会把雄性咔嚓咔嚓各种意义上吃干抹净的物种。


杰克是一只魔花螳螂。


一只以昆虫的审美来讲,十分英俊的雄性螳螂。一只被万千雌性追捧,渴望与之交/配的英俊雄性螳螂。


但众所周知,雌性螳螂,和雌性黑寡妇有些异曲同工之妙。


这就是他们俩只大好雄性单身至今的根本原因。


2.


黑寡妇和螳螂相遇在一...

在画室台阶上拍到的神秘光晕,祝看到的宝贝们都能得到好运♡

难得上一次lof首页又给我推荐了老白和虚伪的瓜。


十月中旬的时候我就跟几个亲友讲过这件事了,我不管虚伪和老白究竟如何,因为说到底我喜欢的是他们的“魔人团”人设,也现在也只对管管有些好感。


一开始老白虚伪的事闹开的时候,虚伪一声不吭,没有任何的表态,就已经让我对这个人寒了心。

你是承认也好,反驳也好,我只想看到他对一个同行,因自己被骂后起码的态度。


我没等到。


后来呢?


粉丝说他呆萌,他就用起颜表情。我看到qq空间里有虚伪粉说“像微笑那样时时刻刻念着虚伪的小迷弟才是真正喜欢虚伪的”。


我感受到了虚伪nc粉无边的攻击力,就像他们保护的不是一个已经成年、拥有自主判断...

杰佣新婚房:

杰佣only合志

全套的价格为111r。
共三项加购项,分别为海报贴纸与海报筒。

发货时间在双十一后。

因为一些老师的漫画是指绘(也就是手机绘图),印在本子上效果可能没有电子版的理想,请大家谅解。

购买链接:

【【寄售预售】OOC杰佣合志第五人格沙雕甜饼杰佣大礼包佣兵奈布】,復·制这段描述€cP37bh5I3Hr€后到👉淘♂寳♀👈

评论区里也有。

画室停电了,被留下来接着叨逼。
周天更新预定,你们该感谢约稿的小可爱,虽然他约的主题一如既往的奇怪。

画室的空气不是很好,搞得我老是发低烧。写到这里突然觉得画室是个梗,我试试写双美术生杰佣(…)

“第一刀捅进去的时候,手感像是刀刃没进一片雾里,你笑着看我,我就觉得你这样轻浮的家伙果然死不足惜。”

“第二刀捅进去的时候,滴血未出,你却对我说疼,然后握住了我拿刀的手,愈把尖锐送进自己身体里。”

“所以第三刀我捅在自己身上了,就想着,反正已经是这样罪无可赦的爱了,不如你和我、我们俩,一次性死个干干净净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他看着佣兵胸前染血的绷带,静静地问到。

“自杀的人是不能上天堂的,但我该死的清楚,无论如何你都会在地狱给我留一席之地。”

——杰佣《弑不过三》(预告)

1/26
© 叶墨言|Powered by LOFTER